贾康广州热论个税改革三热点

  • 时间:
  • 浏览:258
  • 来源: 大庆新传媒

  ●避免三种错误倾向,即税收万能论,税收无用论,税收原罪论

  ●单一税在中国不可取,俄罗斯成功的单一税制在中国未必行得通

  ●征求意见稿在思路上未体现培育中等收入阶层的导向

  全国人大网显示,正在向社会广泛征求意见的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至16日已录得22万多条意见。对于这个改革方案,16日在中山大学岭南学院和广东省地方税收科学研究所共同主办的第七届岭南财税论坛上,财政部财政科研所所长贾康在做主题发言时直言,这次拿出来征求意见的个税改革方案存在一个软肋:在税制设计上缺少一种政策导向―――培育我国中等收入阶层的导向。

  避免三个错误倾向

  贾康指出,对于税收问题,目前社会上在认识和感受上普遍存在三种错误倾向:一是税收万能论,二是税收无用论,三是税收原罪论。

  税收万能论的思维特征是,认为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如果需要都可以让税收去调节一下。贾康举例,当年推出筵席税,就认为这个税可以制止人们大吃大喝、铺张浪费,但结果却是未能被地方政府所接受,同时要想用筵席税来制止大吃大喝,需要的管理成本也十分大,大到难以持续。

  贾康提到,现在税收无用论的思维倾向比过去要明显得多,但在具体实践中,没有哪一个决策层能做到跳出政策调节这一点,税收也是如此。税收除了可以给政府筹集收入外,必然还要发挥对经济和社会的影响和调节功能,尤其在直接税领域,政策调节色彩会更加强烈。

  “在谈到房地产调控时,我和任志强在一起讨论时,我们在认识上是一致的,但是有一点我跟他明显有不同意见,他有这样一种倾向,只要说到税,就绝对不是好事情,我觉得他的思维倾向就是税收原罪论的代表。他批评筵席税后,可以进而否定财产税,说到个税时特别强调政府要给公共做好服务,但对做好公共服务必须要解决的财力厚度问题,钱从哪里来,在他的语境里,都可以视而不见。”贾康说。

  单一税在中国不可取

  针对近来一些学者如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提出的平税制度的主张,贾康也进行了回应。

  李稻葵日前在微博上列举俄罗斯的平税制度,称俄罗斯在把个税税率改革合并为单一税率13%后,由于纳税踊跃,俄罗斯政府的个税收入在改革后三年累计提高了60%以上。

  贾康介绍,俄罗斯当时出台平税制度的背景是当年俄罗斯在一夜之间取消计划经济,并进入到一个彻底的市场经济状态,导致政府收入锐减,为此俄罗斯推出了单一税,做法就是不再按超额累进,以稳定先富起来的一批人,让这些人先认同13%的单一税率。效果不错,此后俄罗斯政府收入迅速上升。

  “但单一税执行下来的负面效应,一些学者包括李教授都避而不谈,就是俄罗斯的这一选择,基本放弃了个税的再调节功能而仅仅被当作政府筹集收入的手段。单一税带有累退性质,13%的税对富人来说只是拿走了一部分发展资料、享受资料,但对穷人来说,这13%就是生活资料。这种特点,拿到中国现实中,有多少可行性?合理性?”贾康进一步说,中国目前根本不存在俄罗斯当年税收锐减、急需找税源增加收入的背景,中国恰恰相反,目前更迫切需要解决的是发展起来后遇到的收入分配问题、防止两极分化的问题。用邓小平的话说,这些问题处理不好,中国会丧失发展前景。

  “中国的成长黄金期有目共睹,但矛盾也逐渐凸现,最突出的制约发展的矛盾就是人际关系、分配关系、财产关系。要解决这些关系问题,仅靠个税手段不行,个税不是万能的但不使用又万万不能的经济调节手段。也正因为如此,俄罗斯单一税制在中国是不可取的。”

  征求意见稿存在软肋

  对于目前正在向社会征求意见的个税法改革草案,贾康认为,要客观分析其可取之处和不足之处。

  贾康首先从个税要发挥的导向功能上来阐述,这个导向至少有三个方面:降低低端税负的导向;培养中等收入阶层的导向;体现出对高收入者抽肥补瘦再调节税负合理向上抬升的导向。

  贾康认为,这次个税改革的意图,主要体现在降低工薪阶层中的低端税负、适当增加高端税负。从征求意见稿看,这个意图基本实现,应该肯定,在综合征收一步走无法完成的情况下,只能采取在工薪收入中进行小步优化的做法,降低、升高这两头都已经有体现。但是,改革方案有一个软肋,就是没有明显地体现出培育中等收入阶层的政策导向,没有对中等收入阶层应该有的适当保持他们税负低平的导向。

  “为何要取消15%这一档税率,一下子压到20%这一档税率上?这确实不好理解。”贾康解释,用20%税率取代原先15%和20%两档税率,但这两档税率覆盖的群体,恰恰是工薪阶层中的中等收入群体。贾康建议,应该把15%收入级次再向上提,才更能体现出培育工薪中等收入阶层的政策导向,征求意见稿应该在广泛听取公众意见后再进行测算,不要把中等收入阶层覆盖范围内的税率一下子提到20%。

  严丽梅